新豪门恩怨第四季

新豪门恩怨第四季更新至03集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新豪门恩怨第四季》推荐同类型的欧美剧

肥皂剧是什么意思?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会扔出许多垃圾,您知道这些垃圾它们到哪里去了吗?它们通常是先被送到堆放场,然后再送去填埋。 垃圾填埋的费用是高昂的,处理一吨垃圾的费用约为200元至300元人民币。而仅北京市日产垃圾就有12000吨,目前面积在36平方米以上的垃圾堆在北京五环路以内有700多处,占地500多万平方米,每年在3-5%的速度增加。人们大量地消耗资源,大规模生产,大量地消费,又大量地产生着废弃物。 垃圾增多的原因是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各项消费增加了。据统计,1979年全国城市垃圾的清运量是2500多万吨,1996年城市垃圾的清运量是1.16一吨,是1979年的4倍。 这么大量的垃圾需要把多少土地变成填埋场?占地60公顷,日处理量为2000吨的阿苏卫填埋场仅能处理北京六分 之一 的垃圾,且在第11个年头就会被填满。被废弃的垃圾填埋场不复为耕地,也无法建成生活小区。 目前,被西方国家广泛应用的另一种垃圾处理方法就是焚烧。经过高温焚化后的垃圾虽然不会占用大量的土地,但它不仅投资惊人,并且会增加二次污染的风险。二恶英这令人谈"恶"色变的剧毒致癌物质,就是垃圾焚烧后产生的主要气体成分之一。 此外,无论填埋还是焚烧,都是对资源无谓的浪费,我们不断地把有限的地球资源变成垃圾,又把他们埋掉或烧掉,我们将来的子孙在哪里生存? 难道我们对待垃就束手无策了吗?其实,办法是有的,这就是垃圾分类。垃圾分类就是在源头将垃圾分类投放,并通过分类的清运和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垃圾分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垃圾分类后被送到工厂而不是填埋场,既省下了土地,又避免了填埋或焚烧所产生的污染,还可以变废为宝。 垃圾分类对于一向勤俭持家的中国人并不陌生。也许你还记得五六十年代回收废品的情景:牙膏皮攒起来回收,橘子皮用来制药,生物垃圾用来做堆肥,废布头,墨水瓶等等都能得到再利 分类后的垃圾,既避免了垃圾公害,又为工农业提供了原料。 被称为垃圾生产大国的美国,垃圾分类也逐渐深入公民的生活,走在大街上,各式各样色彩缤纷的分类垃圾桶随处可见。 政府为垃圾分类提供了各种便利的条件,除了在街道两旁设立分类垃圾桶以外,每个社区都定期派专人负责清运各户分类出的垃圾。 居民对政府的垃圾分类工作也表示了极大的支持。这不仅表现在他们每个人对垃圾分类的知识耳熟能详;而且,在这里为垃圾分类处理出钱,就像为能饮用到洁净的自来水付费一样天经地义。 垃圾回收作为一种产业得到了迅速发展,在许多发达国家,回收产业正在全国产业结构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以美国3个城市巴尔的摩、华盛顿和里奇蒙为例,过去回收垃圾每处理1吨需要花40美圆,分类处理以后,这些回收的垃圾在1995年就创造了5100个就业机会。在美国这3个城市只是很小的一个地区,其垃圾回收不仅节约了处理垃圾的费用,而且创造了5亿美圆的财富。 垃圾分类不仅是美国那样的发达国家的时尚,也是不少发展中国家的趋势。在巴西,许多社区都实行的垃圾分类,这位市长把市政大厅正门口的分类垃圾箱作为该市的荣耀。而附近的二十多个海滩,分类垃圾箱更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在菲律宾的一些地方,村民自发组织起来为清洁自己的生活环境而努力,垃圾分类是这个运动中的主要内容。 不管穷国还是富国,垃圾分类都在成为世界性的潮流,而在着方面曾经世界领先的中国,这好的传统却几乎丢失了。 别人向我们学会了捡,我们却从人家那里学会了扔。 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我们便不再吝啬卖破烂换回的那几毛钱,宁可把它们当垃圾扔掉。勤俭节约,废物利用,这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制造者,这一座座的垃圾山不都是我们一家一户亲手堆起来的吗? 我们又是垃圾的受害者,这些垃圾山吞噬资源和污染环境的后果是要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孙来承受吗? 我们更应是垃圾公害的治理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垃圾分类来战胜垃圾公害。 1996年12月15日,北京西城区大乘巷的居民在民间组织地球村的帮助下,从这天起开始垃圾分类。最初的分类桶是家委会成员用省下的年终奖购置的。分类后的垃圾由家委会联系的小贩和企业来清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居民们从未中断。 作为民间垃圾分类的小小的火种,大乘巷居民的行动燃发了许多公民的热情,97年以来,北京的一些大学、中小学以及一些退休老人相继进行垃圾分类尝试。在中国少年报知心姐姐和一位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女博士的帮助下,这些"手拉手地球村"的孩子们还用回收换来的钱建立了一所学校。 市民和孩子们的行为引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宣武区环卫局率先行动,于97年秋开始宣武区垃圾分类回收系统的试点工作。宣武区文明办和街道以及民间组织地球村给予积极配合。 99年4月23日,宣武区白纸坊的建功南里小区社区像过节一样热闹,中国首家垃圾分类回收系统正式启动。从这天起,居民将改变垃圾混扔的方式而按照有机类,无机类和弃土类分类投放,政府环卫部门改变混运的方式而分类清运,分拣和回收。它意味着在这里丢失多年的老传统,终于被拣了回来。 在这场人与垃圾的战役中,人们把垃圾从敌人变成了朋友。有人曾经把垃圾比喻成放错地方的资源。让我们到宣武区再生资源分拣站看一看,垃圾一旦回到应有的位置,会有什么样的用处? 每天被我们丢弃的可乐瓶和被称为白色垃圾的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盒,属于高分子聚合有机物,如果埋在地下的话,就是100年200年也烂不掉,它还会使土壤板结,降低土壤的肥力,甚至使土壤失去耕种的能力。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扔掉各种各样的废塑料。废塑料处理后还可制成纽扣、笔筒等用品。废塑料也是炼油的好原料。有人曾经形象地将它们比作"二次油田"。1吨废塑料至少能回炼600公斤的汽油和柴油。 在回收站,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废纸被送到这里,包括这些不起眼的小纸片……我们知道,好的纸张是用木材造成的,一吨废纸可再造700公斤好纸,可少砍17棵大树,还能减少生产纸浆过程中的水污染。 可是由于我国废纸的回收率还很低,只有20%左右,每年不得不大量进口废纸 仅96年就进口废纸137万吨。大家也许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洋垃圾"事件,那一船洋垃圾就是打着进口废纸的旗号混进来的。 洋垃圾被赶走了,却留下了反思,我们为什么要从别的国家进口废纸来做造纸的原料?为什么我们不能最大限度的回收废纸,而是听任他们混在垃圾里埋掉或者是烧掉?中国的林木资源只有世界平均值的1/4,中国的江河湖泊已由于早制的污水排放而严重污染。如果按照每人每周扔掉各种废纸平均半公斤的话,那么仅北京一个城市一周就要扔掉废纸6000多吨。 中国有着回收废品的历史传统,我们过去回收废物,或许只是受贫困经济制约的不得已的手段;在逐渐富裕的今天,我们回收废纸,则是保护环境的自觉意识和行动。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所捡回来的不止是一张张的废纸,那是我们的子孙安身立命的森林和河流。 垃圾,只有在混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垃圾,一旦分类回收就都是宝贝,就连那种被成为微型杀手的废电池也是可以被化害为利的。在这个不起眼的照相馆,我们看到这样的废电池回收箱。而我们生活中用的电池,一般都含有汞或镉等有毒的重金属,这些重金属如果留在地下就很容易通过雨水的淋溶,进入到地下水当中。 这种污染是很难排除,生物学半衰期大概是30年,也就是你30年才能排出一半。因此这个对人的危害特别大。废电池里含有多种有用的金属矿才,回收利用的价值很高。 正因为废电池有严重的危害和特别的回收价值,许多国家严禁它们在与垃圾混置,日本的社区专门有这种黄色的桶,将纽扣电池等分别投放。 从97年以来,北京的一些市民和学生也行动起来,自发自觉地分类投放和搜集废电池,人民大学的青年志愿者还帮助京城一家连锁店设置了废电池回收箱。 作为对公民运动的积极回应,北京市环卫局成立了专门的废电池回收点,对废电池进行回收并集中进行无害化处理。 你知道什么是生物类垃圾吗?生物垃圾就是剩饭生菜,蛋壳果皮,采帮菜叶一类的厨房垃圾 。这些看似无奇的废物可以作什么呢,原来它们却可以用来制造很好的有机肥料。像槐柏树小区里这台大纳梦生物垃圾处理机,就可以将生物垃圾烘干,粉碎,制成高效的有机肥料。居民可以用它种花养草。 用他们施种出的蔬菜,比起化肥食品来,既安全又健康,在超市还挺受欢迎。生物垃圾通常占了垃圾总量的40%,如果他们都能变成有机肥,既省下用做填埋场的土地,又节约运送他们的车辆和能源,还防止他们滋生蚊蝇和细菌。有关专家商量建议政府在所有的小区安装上生物垃圾处理机并在新建小区建立处理生物垃圾的工作房。 那个时候,我们便可以看到 ,垃圾分类创造的是一个无垃圾的社会,一个使资源循环再生的社会,而这一切只需要我们的举手之劳。



请问电视连续剧为什么称之为肥皂剧啊?

当我初次踏上这片只在梦中见过的土地时,面对眼前这片一望无际无际的景色,双腿不禁地颤抖着……第一章 穿?啥都没穿第二章 有的穿也真穿了第三章 初到贵地第四章 新的开始第五章 芭乐吧吧吧第六章 这不是巴黎圣母院第七章 我的故乡第八章 关在教堂里的魔鬼第九章 哥顿骑士第十章 骑士变武士第十一章 石堡的灯塔第十二章 哥顿人华莱士第十三章 饮食文化第十四章 第一个扈从阿土第十五章 帮助、救治、守卫第十六章 麦田边的思考者第十七章 终于也分到房了第十八章 与狐狸母女的暗战第十九章 石州餐叉杀人狂第二十章 蓝鸢强推的艳妓第二十一章 艳妓引出的财路第二十二章 书房里的艳妓第二十三章 中餐第二十四章 哥顿军训开始第二十五章 苏菲的身世第二十六章 汉氏哥顿重型橄榄球(上)第二十七章 汉氏哥顿重型橄榄球(中)第二十八章 汉氏哥顿重型橄榄球(下)第二十九章 掐不过她第三十章 母狐狸的美脚第三十一章 皇帝与教宗的矛盾第三十二章 要打劫就快第三十三章 进军托斯第三十四章 占领第三十五章 怪异的密室第三十六章 老鼠洞女王(上)第三十七章 老鼠洞女王(下)第三十八章 原来不是梦第三十九章 处刑第四十章 两个损人第四十一章 计划有变第四十二章 冬狼版神算子第四十三章 母狐狸打小就很坏第四十四章 苏菲酒馆风波第四十五章 吸血鬼传闻第四十六章 初战第四十七章 我是来自东方的骑士(上)第四十八章 我是来自东方的骑士(下)第四十九章 迎接第五十章 狐狸的眼泪第五十一章 天使的微笑第五十二章 旅途第五十三章 金发大帅哥第五十四章 书第五十五章 蓝鸢庄园的小丑第五十六章 连接今与古的骑士第五十七章 第一次恶心接触第五十八章 点心扫荡计划第五十九章 金发月歌第六十章 加尔琴演奏 “其实,大人。我有一个梦想……”——大骑士溪谷第六十一章 月歌的邀请第六十二章 帐中美人第六十三章 温柔香第六十四章 幸福的负担第六十五章 你是我孙子第六十六章 白书的传闻第六十七章 专注(上)第六十八章 专注(下)第六十九章 斗艳第七十章 马上枪比武第七十一章 让我砍了他第七十二章 就两刀第七十三章 明天回家第七十四章 林中的响箭第七十五章 偷猎者第七十六章 第二个扈从木第七十七章 我爱香瓜第七十八章 海军提督大衣第七十九章 黑色药粉第八十章 头疼粉?第八十一章 内政满星的遐想第八十二章 哥顿军衣第八十三章 统一军服第八十四章 留下单独谈话第八十五章 谈话第八十六章 神甫和女巫的会面第八十七章 又是死亡之书第八十八章 萨门的猎鹰第八十九章 拉纳教廷的猎鹰第九十章 杞人忧天第九十一章 银匕家的男人第九十一章 策马悠行第九十二章 税目第九十三章 石堡的世界海军第九十四章 猛牛老板的姘头?第九十五章 紫琴夫人的礼物第九十六章 黑暗中的一点微亮第九十七章 猛牛老板的私事第九十八章 溪谷的梦想第九十九章 醉酒的大美人第一百章 酒不卖第一百零一章 这才是大杀器第一百零二章 哥顿侯国第一百零三章 本司铎主教第一百零四章 雪绒花第一百零五章 雪绒花之梦第一百零六章 清晨花为我开放第一百零七章 来自敌国的骑士第一百零八章 油炸肉饺第一百零九章 俩傻第一百一十章 命悬一线第一百一十一章 奔驰的箭第一百一十二章 骑士的归宿第一百一十三章 归途第一百一十四章 两个管家第一百一十五章 欧文的义理第一百一十六章 因为秩序第一百一十七章 芸香徽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晨光中的迷梦第一百一十九章 曙光女神第一百二十章 不算经典的求婚 “大人,您尝试过触摸天堂吗?我保证这是最困难的事。”——大骑士溪谷第一百二十一章 巨型投石机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二次见面第一百二十三章 故乡最重的礼仪第一百二十四章 纯白色的狐狸第一百二十五章 石堡日报第一百二十六章 哥顿侯国之梦第一百二十七章 双桅卡拉克设计图第一百二十八章 婚礼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祈求你,太阳第一百三十章 袭营第一百三十一章 很江湖的正教教宗第一百三十二章 前进,骑士第一百三十三章 也前进,长枪兵第一百三十四章 战利品第一百三十五章 坏消息第一百三十六章 斩火蛇第一百三十七章 诡异的林地第一百三十八章 赎金第一百三十九章 迷失第一百四十章 “契甸辛伊戴村“村长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的城堡第一百四十二章 来了,又来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先祖战旗第一百四十三章 哥顿的亚夏军第一百四十四章 招呼第一百四十五章 城堡攻防战第一百四十六章 黄昏第一百四十六章 激战的夜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字鹰旗永不落第一百四十九章 龙图腾与战地之歌第一百五十章 败仗王、被俘王阿历克斯第一百五十一章 阿历克斯的“和平期望”第一百五十二章 餐桌前的国家第一百五十三章 亚夏大公妃第一百五十四章 铠甲诱惑第一百五十五章 “奸尸狂”第一百五十六章 牢不可破的联盟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公妃的“柔弱”第一百五十八章 抓鬼一百五十九章 怕鬼的冠军剑士第一百六十章 在角落里静静地离去第一百六十一章 东征往事第一百六十二章 哥顿的吸血鬼骑士第一百六十三章 哥顿的吸血女骑士第一百六十四章 湖边漫谈第一百六十五章 努力放羊报答老爷第一百六十六章 与我相似的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今晚我们谈到天亮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婆来视察第一百六十九章 开枝第一百七十章 书房里的东西拉纳拉纳帝国第一百七十一章 亚夏女大公第一百七十二章 幸福与无奈第一百七十三章 星辰第一百七十四章 罗兰的野望第一百七十五章 画与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下布种第一百七十七章 老丈人的来信第一百七十八章 突如其来第一百七十九章节 小树林的来历第一百八十章 比当归大条的人生第一百八十一章 最后的骑士第一百八十二章 人口问题第一百八十三章 要回石堡了第一百八十四章 哥顿派遣军第一百八十五章 海霸王第一百八十六章 神选骑士计划第一百八十七章 哥顿侯国第一夫人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海啊,你全是水第一百八十九章 装在桶里的书记官第一百九十章 海之魂第一百九十一章 踏上南方的土地第一百九十二章 萌芽第一百九十三章 骑士与林中小仙女第一百九十四章 紫琴堡第一百五十九章 复活的古典雕塑第一百六十章 女王、自慰、意犹未尽第一百九十七章 三百合军的孔德伯爵第一百九十八章 轻装旅行第一百九十九章 技术引进第二百章 落入凡间的精灵第二百零一章 夕阳下的水上都市第二百零二章 翼狮城邦共和国大议会第二百零三章 他乡遇阿历克斯第二百零四章 水之都的街景第二百零五章 银桂夫人第二百零六章 走到哪跟到哪第二百零七章 落水的那啥第二百零八章 什么都没发生?!第二百零九章 画笔呢?第二百一十章 枢密院会议第二百一十一章 下得了厨房第二百一十二章 挖垃圾挖出好东西第二百一十三章 准备渡河第二百一十四章 海军援助请求第一百二十五章 尚武第二百二十五章 拉纳河北堡之战(上)第二百一十六章 拉纳河北堡之战(中)第二百一十七章 拉纳河北堡之战(下)第二百一十八章 赌城第二百一十九章 强悍的名字第二百二十章 东南边坐船,很快就到第二百二十一章 谁抢谁第二百二十二章 钟声当当响,乌鸦嘎嘎叫第二百二十三章 战事扩大第二百二十四章 挖沟,备战第二百二十五章 战争黎明第二百二十六章 拉纳河渡口守卫战(上)第二百二十七章 拉纳河渡口守卫战(中)第二百二十八章 拉纳河渡口守卫战(下)第二百二十九章 远方的牵挂第二百三十一章 “胜利”第一百三十二章 豆蔻梢头二月初第二百三十三章 找茬第二百三十四章 我不行了,姐夫第二百三十五章 紫琴夫人的请求第二百三十六章 昆廷拜师第二百三十七章 史诗级小屁孩第二百三十八章 输入秘技:It is a good day to 画画 然后-回车第二百三十九章 维露诗VSOP第二百四十章 危险的想法第二百四十一章 海伶夫人第二百四十二章 以哥顿侯国使节的名义第二百四十三章 决议前的准备第二百四十四章 好熟悉的画笔第二百四十五章 兄弟第二百四十六章 昆廷的意志.第二百四十七章 鬼屋第二百四十八章“画皮”第二百四十九章 吾梦中好砍梅第二百五十章 大地的力量第二百五十一章 安泰与鞋第二百五十二章 战前第二百五十三章 泥洼中最华丽的铠甲第二百五十四章 混乱的战局第二百五十五章 古来征战几人回第二百五十六章 哥顿之王第二百五十七章 好贵的公爵衔呐第二百五十八章 和谈(上)第二百五十九章 和谈(下)第二百六十章 春暖花开,遍地开第二百六十一章 罗密欧与茱丽叶续集,还是悲剧第二百六十二章 谈判与欢爱第二百六十三章 汉语字典第二百六十四章 归途第二百六十五章 大学第二百六十六章 拉纳城的钟声第二百六十五章 教廷卫队第二百六十六章 林中主教第二百六十七章 曼达瑞斯第二百六十八章 又一本白书第二百六十九章 “自由引导人民”第二百七十二章 第一个迎接我的人第二百七十三章 人力调度方案第二百七十四章 哥顿冠军舞男第二百七十五章 总算到家了第二百七十六章 守屋精灵(上)第二百七十七章 守屋精灵(下)第二百七十八章 战争科技第二百七十九章 魔法师本第二百八十章 人文之种第二百八十一章 冠军石碑第二百八十二章 大赛开始第二百八十三章 歌声悠扬第二百八十四章 墓地第二百八十五章 谋攻.第二百八十六章 托斯要塞的城墙第二百八十七章 来自穆图帝国的地图第二百八十八章 地图的意义第二百八十九章 托斯工地第二百九十章 这就是战场第二百九十一章 葬礼第二百九十二章 又见曼达瑞斯第二百九十三章 尖腚不移地走征服两半球主义道路第二百九十四章 维露诗想嫁的人第二百九十五章 雷斯船长第二百九十六章 穆图帝国的海军第二百九十七章 传说中的国家第二百九十八章 从前有个太监第二百九十九章 文字的秘密第三百章 失乐园第三百零一章 公爵是恩人,面包是长的第三百零二章 老丈人婚礼之外的琐事第三百零三章 自由山寨同盟第三百零四章 都是山寨货第三白零五章 国家之种第三百零六章 骑士与商人第三百零七章 敌人正在向我们逼近第三百零八章 备战第三百零九章 战争宣传第三百一十章 “寒冬”下的小幸福第三百一十一章 慢慢消失的欢笑第三百一十二章 出阵第三百一十三章 “乡巴佬”山地连第三百一十四章 进驻托斯第三百一十五章 兄弟连三百猛男,这不是斯巴达第三百一十六章 战术尝试第三百一十七章 在云和山的彼端第三百一十八 伏击计划更改第三百零六章 战前营地攻防战(上)第三百二十章 战前营地攻防战(下)第三百二十一章 宝剑连队第三百二十二 永远的突袭第三百二十三章 虐杀第三百二十四 权杖骑士第三百二十五章 骑士与骑士第三百二十六章 拂晓攻势第三百二十七章 狮与群狼第三百二十八章 托斯要塞攻防战(上)第三百二十九章 托斯要塞攻防战(中)第三百三十章 托斯要塞攻防战(下)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们的旗帜第三百三十三章 老骗子第三百三十三章 黑夜将在我们的手中终结第三百三十四章 流着泪,但是昂着头第三百三十五章 皇帝,那是注定光明的未来第三百三十六章 帝国双侯第三百三十七 帝国公子,公爵与子爵.第三百三十八 哥顿的意志第三百三十九 破门律第三百四十章 帝国自由市军团第三百四十一 阴云密布第三百四十二 洛伦佐伯爵第三百四十三章 维露诗的迎接第三百四十四章 南方的亲人第三百四十五章 救赎第三百四十六章 哥顿骑士团团长阁下与萨门骑士团团长大师第三百四十七章 忏悔的长夜第三百四十八章 哥顿的女儿第三百四十九章 万神的呼唤第三百五十章 时过境迁第三百五十一章 窃听者第三百五十二章 渎圣者第三百五十三章 白书?死亡书?神典?第三百五十四章 你永在我心中第三百五十五章 觐见结束第三百五十六章 通往东方的捷径第三百五十七章 海上集团第三百五十八章 阿特拉斯海风险投资商贸公会第三百五十九章 纷乱的西陲第三百六十章 若想获取必先施予第三百六十一章 燃烧的天空第三百六十二章 雪风堡骑士第三百六十三章 重铸帝国的人第三百六十四章 “鹰眼”风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生来就是为了打胜仗的第三百六十六章 前进,再前进第三百五十七 拒马荆棘丛第三百五十八章 猪一样的对手第三百六十九章 抢父神的祸水第三百七十章 芙洛莲娜第三百七十一章 属于皇帝的地方第三百七十二章 检察官闵蒂修女第三百七十三章 燎原之火第三百七十四章 凶悍的哥顿女骑士第三百七十五章 穿越也玩RPG,不是火箭筒第三百七十六章 三百合女妖三百七十七章 龙德元帅的请求第三百七十八章 双重重击第三百七十九章 元帅的归宿第三百八十章 南丁堡宗教改良会议第三百八十一章 求索之路(上)第三百八十二 求索之路(下)第三百八十三章 来自东方的巫师第三百八十四章 真正的武力第三百八十五章 火与剑第三百八十六章 皇帝之剑第三百八十七章 命运的赌桌前第三百八十八章 王牌对王国军第三百八十九章 火焰之河第三百九十章 万岁,皇帝第三百九十一章 猎鹰被杀第三百九十二章 圣堂骑士的尸体第三百九十三章 皇帝的决定第三百九十四章 天理与法理第三百九十五章 新旧军队第三百九十六章 夜巡三百九十七章 天理所在第三百九十八 这不是奥斯维辛第三百九十九章 帝国:全面战争(上)第四百章 帝国:全面战争(下)第四百零一章 十字军第四百零二章 决战第四百零三章 西郡战役第四百零四章 边境的沼泽第四百零五章 处刑者第四百零六章 远方来的礼物第四百零七章 神圣拉纳帝国圣战修女会医护姐妹团第四百零八章 镇压暴动第四百零九章 抓到个活生生的圣堂骑士第四百一十章 圣堂骑士团大师第四百一十一章 合作的意愿第四百一十二章 抓到个活生生的穿越者第四百一十三章 两只小猪——这不是童话第四百一十四章 医院第四百一十五章 打软肋第四百一十六章 一个翼狮城邦人的直觉第四百一十七章 这都敢抢?第四百一十八章 请叫我虎克船长第四百一十九章 圣子的后嗣第四百二十章 登岸进攻第四百二十一章 祸不单行,逆袭的三百合城管第四百二十二章 伯爵千金第四百二十三 海叶堡要塞第四百二十四章 攻击代号:我不是来借箭的第四百二十五章 海叶堡要塞争夺战之一:火焰之墙第四百二十六章 海叶堡要塞争夺战:天堂之阶第四百二十七章 海叶堡要塞争夺战:金色战旗第四百二十八章 会师第四百二十九章 主堡攻击准备第四百三十章 主堡占领第四百三十一 世上不能商量的事第四百三十二章 战火纷飞第四百三十三章 再回托斯.第四百三十四章 帝国“首都”第四百三十五 可爱的小肉球第四百三十六章 时代的脚步声第四百三十七章 皇帝的“怒火”第四百三十八章 皮德的麻烦第四百三十九章 前尘韶光第四百四十章 翼狮城邦海军重装步兵第四百四十一章 纠葛第四百四十二章 远道而来的爱人第四百四十三章 新时代的航道第四百四十四章 皇袍血—教父第四百四十五章 皇袍血—奸雄第四百四十六章 皇袍血—罪第四百四十七章 皇袍血—夜游第四百四十八章 皇袍血—流氓第四百四十九章 皇袍血—骄雄第四百五十章 皇袍血—生命的火焰第四百五十一章 丧钟第四百五十二章 欺诈与许诺第四百五十三章 皇袍血—行刺第四百五十四章 皇袍血—称雄几日第四百五十五章 皇袍血—巫与毒第四百五十六章 重病初愈第四百五十七章 未来第四百五十八章 潜伏于东方的噩梦第四百五十九章 看着都像穿越第四百六十章 皇帝的计划第四百六十一章 把生米煮成熟饭吧第四百六十二章 搞出人命了第四百六十三章 伯撒城侯爵第四百六十四章 家庭矛盾第四百六十五章 八年第四百六十六章 忠诚与勇气第四百六十七章 豪门恩怨剧第四百六十八章 远风,请带我回到老人身边第四百六十九章 老骥伏枥第四百七十章 遗诏与童话第四百七十一章 老兵的葬礼第四百七十二章 回“家”第四百七十三章 初涉帝政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个毁灭性的夏季第四百七十五章 矛盾转移第四百七十六章 超大型设施第四百七十七章 神圣拉纳帝国城市公共用水系统第四百七十八章 “永续帝国论”的纠葛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第四百八十章 通往繁星的航路第四百八十一章 美人与昏君的俗套第四百八十二章 穆图帝国的种马皇子第四百八十三章 再次出现的闵蒂第四百八十四章 非主流蛮族第四百八十五章 罗兰的支援第四百八十六章 山寨版伟大的墙第四百八十九章 金家族的来使第四百八十八章 草原夜话第四百八十九章 勇气,荣誉,冲锋……第四百九十章 骑士……骑士!!第四百九十一章 草原女人和她的两个丈夫第四百九十二章 真实的名字第四百九十三章 昆廷的飞行梦想第四百九十四章 承载着梦想的纸飞机第四百九十五章 一世情,两兄弟第四百九十六章 飞向未来(上)第四百九十七章 飞向未来(下)第四百九十八章 维露诗的机密文件第四百九十九章 新世界第五百章 国家之间的友谊第五百零一章 大哥顿王国第五百零二章 宗德利里克第五百零三章 风之彩第五百零四章 小豆丁的姑妈第五百零五章 披羽翼蛇神的启示第五百零六章 哥顿文化第五百零七章 象牙雕刻第五百零八章 来自平民家的邀请第五百零九章 帝国公主的婚礼第五百一十章 寒冬之夜第五百一十一章 道别第五百一十二章 皮德的继任者第五百一十三章 未逝的皮德精神第五百一十四章 雪绒花,血融花第五百一十五章 皇储之师第五百一十六章 李的赌博课第五百一十七章 凯洛的女先生第五百一十八章 绝不妥协的宣战第五百一十九章 老骑士第五百二十章 世俗凡人第五百二十一章 希望之兆第五百二十二章 亲密的战友第五百二十三章 陷落、覆没、阵亡第五百二十四章 因父之名第五百二十五章 众王之王第五百二十六章 两千年前的那个关隘第五百二十七章 战前第五百二十八章 好心,没好报第五百二十九章 火绳枪第五百三十章 抑郁的开局第三百零一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一)第五百三十二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二)第五百三十三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三)第五百三十四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四)第五百三十五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五)第五百三十六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六)第五百三十七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七)第五百三十八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八)第五百三十九章 蓝鸢堡关隘之战(终)第五百四十章 鸣枪礼第五百四十一章 要活两百年第五百四十二章 圣战十字军同盟第五百四十三章 命运女神第五百四十四章 策略调整第五百四十五章 如雄狮一般第三百四十六章 第二局第五百四十七章 圣战十字军联合海军第五百四十八章 新的格局第五百四十九章 纸上的争夺第五百五十章 哥顿军团刺刀火枪队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本关于君王的书第五百五十二章 异国人的评价第五百五十三章 南方新贵:战争绅士第五百五十四章 白蔷薇戎装公主第五百五十五章 燃烧的香堇海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国之君第五百五十七章 出色的小屁孩第五百五十八章 父子间的初次了解第五百五十九章 一样的眼睛第五百六十章 夜阑劫掠声第五百六十一章 大使馆与国际公约第五百六十二章 我们的法则第五百六十三章 律法女神第五百六十四章 宗教与人口的战争第五百六十五章 公约会议第五百六十六章 星辰的战争第五百六十七章 军报第五百六十八章 历史的相似第五百六十九章 对翼狮城邦的惩罚第五百七十章 奥德萨斯之战第五百七十一章 重新打开的大门第五百七十二章 敌人比盟友好当第五百七十三章 新拉纳第五百七十四章 圣索菲亚教堂与正教信仰守卫者第五百七十五章 命运之枪……的枪头第五百七十六章 真正的圣物第五百七十七章 天命之枪烙印第五百七十八章 谁动了我的鲜血第五百七十九章 塞里斯国鼎朝使节第五百八十章 鼎朝舰队第五百八十一章 鼎朝巨舰第五百八十二章 最后的航行第五百八十三章 旧大陆彼端的未来第五百八十四章 改变轨迹的尝试第五百八十五章 荣耀吾皇第五百八十六章 拉纳皇帝加冕典礼第五百八十七章 拉纳帝国的戎装皇后第五百八十八章 鼎朝与哥顿的传统第五百八十九章 教宗病逝第五百九十章 归来的习俗第五百九十一章 墓地第五百九十二章 棋盘的两端第五百九十三章 最有技术含量的城市第五百九十四章 机械打字机第五百九十五章 米雪童话第五百九十六章 有人把我给告了第五百九十七章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第五百九十八章 父子独处第五百九十九章 纷乱时代下的小插曲第六百章 天上掉下个李洛伦第六百零一章 黑金贵妇人第六百零二章 妖妇?哀妇?第六百零三章 维系永生的理由第六百零四章 帝国警署第六百零五章 鼎朝使节的足迹第六百零六章 西泽尔的布局第六百零七章 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第六百零八章 琉克蕾齐娅的情人第六百零九章 负罪骑士第六百一十章 颇为烦恼的事情第六百一十一章 血罗兰第六百一十二章 一宗无人注意的谋杀案第六百一十三章 只有风知道第六百一十四章 来自东方的骑士【全书完】